二是关于无职转生被举报下架的事情(有说法是无职作者自己收回了版权)。我一直是反对用公权力进行党同伐异的。我不赞成用举报来对付任何一部作品,它能不能被抵制应当交由市场和观众来用脚投票。但是,这个举报事件又恰恰和举报最无关,这并不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最热爱的戏码,并不是一个“因价值观不符合主流而惨遭下架”的悲剧。本质上来说,这起事件就是一个男kol背叛了男性集团的利益,没有跟着一起消费一个男性向后宫番,从而遭到男性们的围剿。因为这个社会的厌女氛围已经到达无法容忍一个kol发表任何不认可男人yy观点的地步,即使是个同性别的kol。对于话语权限缩,二次元人下人的女性观众来说,网络风气不允许她们和平地对自己不喜欢的作品say no,“举报”是她们最后的抵抗方式。
另外 纸片人炼铜在欧美也是相当有争议的。即使在日本,无职也是0点过后的深夜番。而b站却花大资源 以一月霸权的姿态来力推它,在没有分级制度的当下,b站这样公然向全年龄兜售一部应当分级的动画。完全是b站的决策失误和媚宅风气导致(由于男性受众的爱好是人上人,因此b站已经对媚宅的尺度麻木了,理所当然地觉得这样的媚宅是二刺猿界都喜闻乐见且习以为常的)

今天的两件事我可能和cmx的大家看法不太一样。虽然他们都是近些年右派之风的恶果反噬。一是画师的事情,虽然对那位画师和其他为他发声的画师被思想审查 网络暴力的后续而感到很难过悲哀。但其实一开始看到那副love&peace的时候我也是反感的,不是因为什么汉服画的粗糙,而是因为我厌恶在极其不平等的状态下做端水大师。如同给所谓的“微博女权”画一副两性友好共处图来宣扬“不要搞性别对立 我们要和平”一样,我的拳头都硬了。因为事实就是韩国的现代文化影响力远比我们大、韩国的民族主义情绪远比我们高涨、韩国人对于那些他们认为应当打上韩国标签的东西远比我们来的更有执念。不管是汉服还是泡菜事件都是他们先出警,而且是压倒性的霸凌(别看微博声音大,其实都是国民墙内自嗨无能狂怒,在海外平台基本被吊打)。胖虎揍大雄,旁观者沉默,大雄欲揍回去,这时候旁观者跳出来劝 不要使用暴力,要和平,这合适吗?
另外,我虽然很不喜欢民粹,也很讨厌海外一些又红又专的自媒体,但我认为他们有存在的价值。因为国外也有相当多的失智民粹 还有压倒性的厌中情绪,需要有一股力量和他们抗衡。(和多党执政的逻辑有点相似)

在一个女公众人物转发为女性权益而呼吁的微博下,都是幕刃母狗女拳之类的辱骂和讥讽。还未矫枉就喊过正,把倒车开成政治正确的,这样的现象也只有在中国才有吧。我为中国有这种光明正大的、针对女性的恐怖主义氛围 和在此氛围下熏陶长大的下一代而感到担忧

韩国人又开始了。
每到这时,是我最痛恨墙的时候

【为什么现在我们不应该谴责那些骂“婚驴”“国蝻”的女人?】今天在豆瓣又看到小仙女在声讨“极端女权”了,平时看到sb我是直接无视的,可能是天真中学生/大学生吧。但今天或许是对方理中客的姿态过于令人反胃,我就尽量用通俗的语言平和地与之讨论。果不其然地被忽视了(或者人根本不想理解我说的话),只得到了对方反复强调自己的观点:“你们只会骂人 有本事去游行啊。”嗯又是熟悉的精神统治者那味儿,读了几年书、自以为是高知、最客观理性、满口的立法实践,却对同胞的苦难视而不见,只对冒犯到男人而感到非常抱歉。 

没想到我有一天也会在微博被网友说是战狼 惊了
以此可见,国民的政治素质教育任重道远。不然也不至于看到一个关键词(我提及了“文化话语权”这个词)就直接贴标签。和说恶婆婆是女权,说川普是白左 一样好笑hhh

我太难了。国内社交媒体是一股子高涨的民族主义氛围,而在墙外的华文圈,反中已然成为政治正确。到底哪里才是我这种热爱和平的人的归属啊!(震声)

舆论的失焦,往往是在回避触碰看不见的大象

就如同医患关系、外卖业物流业和顾客、盗版和知识产权等等各种社会问题

紧张的医患关系背后是医疗资源问题、医疗体制、医护人员薪资问题、医患信息不对称…
但社交平台上基本就是情绪的发泄,在愤怒与悲痛中反复横跳。

小裙子的山正问题背后是商家垄断了话语权、品牌溢价与消费主义、既得利益者拒绝工业化与市场竞争
可舆论中也没人在质问商家与行业,山正至今撕逼大战不休

底下韭菜互怼从而转移矛盾,粉丝充其量是导火索,
在这个时代,滥用举报的风气是谁培养的?是谁放任的?是谁制造了大批平庸之恶?

因为举报黄色是合法的,“剥夺中国人民接触我们认为不适当的信息的权力”的建墙行为是合法的,谁赋予了其合法性,谁就是罪魁祸首

我的微博首页出现了一种奇景:
明明自己也是个举报强者,说着“还敢和政府作对”的小粉蛆们,现在跟着狂欢嘴臭肖战。

说到底只是因为自己讨厌的人遭殃,所以拍手叫好幸灾乐祸

一个错觉:我身边大多学新闻传媒的人的政治光谱都偏向自由主义或者无政府主义
但是认识的很多学法的或者律师出身的都是左派(国内标准),在他们的话语里我常见到“依法治国”但鲜少看他们质问法律
(因为是身边统计学所以就不考虑学历了)
是互联网环境让早年那些法律界的“公知”消失了吗

为这种事情拍手叫好的人又蠢又坏

我无语了,今天刚入职第一天,旁边四个女同事一直在大声激情讨论HK的事,一口一个废青,叽叽喳喳的,好烦

我以为粉丝在超话怒骂私生,没想到人家都这么有政治敏感度,一个个像惊弓之鸟、热锅蚂蚁,唯恐触犯到政治事件至高无上的权威性
建议以后各大公司的政府关系、公共关系岗位优先录用有过饭圈经历的

boots boosted

继昨日 人民日报被资本主义塞口球、广电被资本主义渗透之后又一滑稽发言

刚刚无聊翻了翻为数不多的微博粉丝,发现有不少粉红小酱(很不想贴标签然而言行举止真的是标准的粉红了)以及仇腐人士关注了我?行8,看来是我微博太佛了,很少表明自己的立场。
以及,我总还抱有幻想,认为传播的意义是影响他人,所以总想用怀柔中庸潜移默化地改变别人的想法

微博日常:当我看到傻逼发言的时候,心里总有两个声音在博弈——
→不与傻瓜争长短,我与智障没有共通的意义空间,我们的认知水平不在同一线,不要做无意义的争论了。
→劣币驱逐良币,我不想被沉默的螺旋,我不想让它成为这舆论场的优势意见,我不想把话语权让给我讨厌的人。
然而往往结局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卸载微博。最终我再也无法输出,我的表达能力退化,成为了单向度的人。

我就坐等明天的少康战情室了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