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又开始了。
每到这时,是我最痛恨墙的时候

【为什么现在我们不应该谴责那些骂“婚驴”“国蝻”的女人?】今天在豆瓣又看到小仙女在声讨“极端女权”了,平时看到sb我是直接无视的,可能是天真中学生/大学生吧。但今天或许是对方理中客的姿态过于令人反胃,我就尽量用通俗的语言平和地与之讨论。果不其然地被忽视了(或者人根本不想理解我说的话),只得到了对方反复强调自己的观点:“你们只会骂人 有本事去游行啊。”嗯又是熟悉的精神统治者那味儿,读了几年书、自以为是高知、最客观理性、满口的立法实践,却对同胞的苦难视而不见,只对冒犯到男人而感到非常抱歉。 

没想到我有一天也会在微博被网友说是战狼 惊了
以此可见,国民的政治素质教育任重道远。不然也不至于看到一个关键词(我提及了“文化话语权”这个词)就直接贴标签。和说恶婆婆是女权,说川普是白左 一样好笑hhh

我太难了。国内社交媒体是一股子高涨的民族主义氛围,而在墙外的华文圈,反中已然成为政治正确。到底哪里才是我这种热爱和平的人的归属啊!(震声)

舆论的失焦,往往是在回避触碰看不见的大象

就如同医患关系、外卖业物流业和顾客、盗版和知识产权等等各种社会问题

紧张的医患关系背后是医疗资源问题、医疗体制、医护人员薪资问题、医患信息不对称…
但社交平台上基本就是情绪的发泄,在愤怒与悲痛中反复横跳。

小裙子的山正问题背后是商家垄断了话语权、品牌溢价与消费主义、既得利益者拒绝工业化与市场竞争
可舆论中也没人在质问商家与行业,山正至今撕逼大战不休

底下韭菜互怼从而转移矛盾,粉丝充其量是导火索,
在这个时代,滥用举报的风气是谁培养的?是谁放任的?是谁制造了大批平庸之恶?

因为举报黄色是合法的,“剥夺中国人民接触我们认为不适当的信息的权力”的建墙行为是合法的,谁赋予了其合法性,谁就是罪魁祸首

我的微博首页出现了一种奇景:
明明自己也是个举报强者,说着“还敢和政府作对”的小粉蛆们,现在跟着狂欢嘴臭肖战。

说到底只是因为自己讨厌的人遭殃,所以拍手叫好幸灾乐祸

一个错觉:我身边大多学新闻传媒的人的政治光谱都偏向自由主义或者无政府主义
但是认识的很多学法的或者律师出身的都是左派(国内标准),在他们的话语里我常见到“依法治国”但鲜少看他们质问法律
(因为是身边统计学所以就不考虑学历了)
是互联网环境让早年那些法律界的“公知”消失了吗

为这种事情拍手叫好的人又蠢又坏

我无语了,今天刚入职第一天,旁边四个女同事一直在大声激情讨论HK的事,一口一个废青,叽叽喳喳的,好烦

我以为粉丝在超话怒骂私生,没想到人家都这么有政治敏感度,一个个像惊弓之鸟、热锅蚂蚁,唯恐触犯到政治事件至高无上的权威性
建议以后各大公司的政府关系、公共关系岗位优先录用有过饭圈经历的

boots boosted

继昨日 人民日报被资本主义塞口球、广电被资本主义渗透之后又一滑稽发言

刚刚无聊翻了翻为数不多的微博粉丝,发现有不少粉红小酱(很不想贴标签然而言行举止真的是标准的粉红了)以及仇腐人士关注了我?行8,看来是我微博太佛了,很少表明自己的立场。
以及,我总还抱有幻想,认为传播的意义是影响他人,所以总想用怀柔中庸潜移默化地改变别人的想法

微博日常:当我看到傻逼发言的时候,心里总有两个声音在博弈——
→不与傻瓜争长短,我与智障没有共通的意义空间,我们的认知水平不在同一线,不要做无意义的争论了。
→劣币驱逐良币,我不想被沉默的螺旋,我不想让它成为这舆论场的优势意见,我不想把话语权让给我讨厌的人。
然而往往结局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卸载微博。最终我再也无法输出,我的表达能力退化,成为了单向度的人。

我就坐等明天的少康战情室了


草 好久不上今天才发现cmx炸了 呜呜呜我的快乐老家
现在县民都在哪个实例啊
有没有眼熟的互关一波吖

所以趴窝是现在中文用户最多的实例吗?有没有朋友推荐一下现在还活着的中文实例或者有没有中文用户比较多的其他实例啊qwq来自一个今天才知道cmx炸了的人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