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ts @954561333@pawoo.net

一个错觉:我身边大多学新闻传媒的人的政治光谱都偏向自由主义或者无政府主义
但是认识的很多学法的或者律师出身的都是左派(国内标准),在他们的话语里我常见到“依法治国”但鲜少看他们质问法律
(因为是身边统计学所以就不考虑学历了)
是互联网环境让早年那些法律界的“公知”消失了吗

为这种事情拍手叫好的人又蠢又坏

我无语了,今天刚入职第一天,旁边四个女同事一直在大声激情讨论HK的事,一口一个废青,叽叽喳喳的,好烦

我以为粉丝在超话怒骂私生,没想到人家都这么有政治敏感度,一个个像惊弓之鸟、热锅蚂蚁,唯恐触犯到政治事件至高无上的权威性
建议以后各大公司的政府关系、公共关系岗位优先录用有过饭圈经历的

boots boosted

继昨日 人民日报被资本主义塞口球、广电被资本主义渗透之后又一滑稽发言

半夜回味当年的入坑帖发现hhh

刚刚无聊翻了翻为数不多的微博粉丝,发现有不少粉红小酱(很不想贴标签然而言行举止真的是标准的粉红了)以及仇腐人士关注了我?行8,看来是我微博太佛了,很少表明自己的立场。
以及,我总还抱有幻想,认为传播的意义是影响他人,所以总想用怀柔中庸潜移默化地改变别人的想法

微博日常:当我看到傻逼发言的时候,心里总有两个声音在博弈——
→不与傻瓜争长短,我与智障没有共通的意义空间,我们的认知水平不在同一线,不要做无意义的争论了。
→劣币驱逐良币,我不想被沉默的螺旋,我不想让它成为这舆论场的优势意见,我不想把话语权让给我讨厌的人。
然而往往结局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卸载微博。最终我再也无法输出,我的表达能力退化,成为了单向度的人。

我就坐等明天的少康战情室了


草 好久不上今天才发现cmx炸了 呜呜呜我的快乐老家
现在县民都在哪个实例啊
有没有眼熟的互关一波吖

所以趴窝是现在中文用户最多的实例吗?有没有朋友推荐一下现在还活着的中文实例或者有没有中文用户比较多的其他实例啊qwq来自一个今天才知道cmx炸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