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树受到精神攻击,童年以来的记忆都被篡改,母亲变为一个温柔的黑发女人,但却不停地向幼年的他灌输弑杀的观念。洗脑被解除后,他对士说的第一句话是“认识你真是件让人难过的事“。

爱与悲伤都仿佛鲸鱼的游弋,时而浮出水面,时而不能

太阳会坠落吗?星星也是吗?
哪个世界里会有星空倾泻而下的童谣吗?
在我念出那个故事的那天,你会把毁灭招至你的床头吗?

我站在自己思绪的尸山上。
“我爱你。”
这句话并没有人听。
而我不再跳动的心脏里,却凝聚起树脂般沉淀滴落的爱意。

被闯入房间一阵强吻的士,以为树中了什么媚药实际上却是中了精神攻击,难得没有抱怨地被他当抱枕借宿了一整晚(感觉士对于精神的波动很敏感也很包容(虽说会视情况决定是否嘴臭

那一剂的肾上腺素之后,疼痛就会席卷而来……

听5SOS的歌疯狂脑mad,由此可见我还在跟我的cp热恋(?

I love you so much that I hate you right now
It’s so hard to blame you cause you’re so damn beautiful

抹布士+抹布海,怪人抹布 

海东大树好色情啊,可恶,你怎么这么色情,明明名字这么土(hello你怎么这么说你推

我好想好想杀了他,在他高潮的那一瞬间割断他的脖子,看着他带着迷离的笑容在痛苦和缺氧中慢慢地死去。想看着他发情的样子,整个人都甜腻而痛苦得仿佛要被情欲折磨至死——甚至连媚药都不需要,因为他是匹只需要久别、伤口或是自以为是的爱意就能发情的动物。想看他用单手绞紧所爱之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抓着身下人的手腕。他诉说着自己是多么恨他。而他在这时依然是幸福的。

。 

我给他不负责任的痛苦,他却似乎能在下个瞬间没心没肺地笑出来。痛苦这个词在他身上都变得甜蜜起来。

莫名会让人恐惧的男人 

, 

My love 

You 

我是那种能脑补出十年后海♀向士♀求婚的人

Tweek has been much better since he had Craig as his boyfriend. I just hope he could stand up for his boyfriend this time.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