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丁酉 @8652@pawoo.net

见自己一直在刷牙,一边刷一边干呕,但是总是有血刷不干净。心里很愤怒。醒了发现被子掉床底下还感冒了……

……节日快乐…?

甲丁酉 boosted

#梦 见海底有上百个笼子一样的囚牢挤挤挨挨的堆在一起,每个笼子里有两个人,有的是福华有的是虫绿有的是贱虫盾铁冬寡鼠猫,各式各样奇怪的吃过的见过的CP友人亲人仇家。
然后他们有的放弃离开[饼渣,鼠猫],有的原地打坐[玉戬,世风日下成何体统]有的自相残杀[冬铁,虫绿,盾伏地魔],有的开始原地做爱[GGAD,SSGG],有的自杀企图让对方活下去[贱虫,EC,天丹,柳铁]。
最后唯一逃出去的是蝙鸟。

甲丁酉 boosted

。 Show more

甲丁酉 boosted
甲丁酉 boosted

《佃农每天做这些事,五年后变成大地主》
《搬石块的奴工这么做,早晚会有自己的金字塔》
《他化为小屯村的白骨,是因为他放弃了奋斗》
《黥髡刖宫,这四刑是为了让你不犯错不堕落》
《不散播负能量,是好奴婢的共同品质》

《国君死后让这些奴隶陪葬,只因目睹他们不努力》
《贱籍翻身变成大掌柜,这些技能你要会》
《每天做这些投资,农奴也能成贵族》

《你每天吃观音土,是因为你没有补齐这些短板》
《让你成为鼎中煮熟的祭品,是上天对你的恩赐》
《雇农们看到周扒皮每天做的努力后,哭了》
《首陀罗别叹气,因为达利特比你们还惨》
《不抱怨,让这些奴隶逃脱了人牲命运》
《只要够出色,你在主人皮鞭下也能拥有自己的一片天》
《每天这么提升自己,奴隶的你早晚能进元老院》
《奴婢们,主人这么要求你是想让你变得更好》
《农奴不要羡幕主人的庄园,因为你没有看到他的汗水》
《经历过这些风风雨雨,巴依老爷变得更坚强》
《杨白劳学会了管理自己,十年后黄世仁也自叹不如》
《后母戊鼎制作团队奴隶成员:要感谢监工们的皮鞭》
《你只看到王爷们花天酒地,没看到背后的不易》
《不读这些成功学,你的未来就是二里头的无头尸体》

甲丁酉 boosted

大家在朋友圈说话什么的注意安全,保护自己是第一要位的。我之前一直觉得因为微信被抓什么的都离我挺远的,直到我朋友告诉我她有两个前同事,一个车间主任在朋友圈分享了个链接,另外一个工长跟着转发了一下,然后两个人就一起被警察带走了。关了好几个月,期间公司领导好几次想帮忙也没出来,具体分享的什么倒不太清楚,因为当时朋友已经离职两个月了,跟那两个人也不熟,事后才听hr讲的,她原公司知道的人也很少。
反正之后我在朋友圈真的就安静如鸡了。

甲丁酉 boosted

Adobe 宣布会向委内瑞拉用户退款

Adobe 本周一突然宣布,以遵守特朗普 3884 号行政命令为由宣布删除所有委内瑞拉用户账号,并拒绝退款。特朗普的行政命令针对的是委内瑞拉政府和政府相关联人士,并没有禁止美国公司或个人与任何委内瑞拉人有业务往来。Adobe 的做法引发了广泛关注。现在,它改变了多个决定:宣布会向委内瑞拉用户退款,但仍然会关闭委内瑞拉用户的账号,而免费的 Behance 的社交媒体平台在 10 月 29 日之后会继续向委内瑞拉用户开放。委内瑞拉用户仍然需要在 10 月 28 日前下载内容。

甲丁酉 boosted

我妈大学同学聚会,她去不了,就在她们微信群里看直播,然后指给我看这是谁那是谁……指到一个男的介绍是【这个人我们班所有女生都讨厌他,以前在班上公然说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被全班女生追着骂到毕业。现在是xx的大学的教务处主任,听说天天勾搭女学生,果然还是那么猥琐。】
我:【嗯,希望下次是在社会新闻上看见他被告性骚扰的消息。】
🙃为什么要我看到一个陈年的猥琐丑逼男。

甲丁酉 boosted

深圳警方雷霆出击,一轮铁拳砸碎粉蛆“爱国”梦

甲丁酉 boosted

看到好些饭圈女孩大骂跪族篮孩的微博。

我突然意识到她们可能压抑很久了,“如果是韩国男团,我们都不得不退票!”

原来是这样。“国家面前无偶像”是满满的不情愿。自然,“爱国”这么抽象的感情,跟偶像的一颦一笑引起的美好感受根本无法比较(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她们生造了“阿中哥哥”出来)。可能她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其中还存在着这个国家沉重的性别不平等结构问题。

如果同样是兴趣,那么男性喜欢NBA,女性喜欢韩国男团,并不应该有什么高下之分,但女性的追星兴趣长期被污名化为脑残及媚外(这也可以与男性喜欢日本av女优对比来看,这似乎从来不是什么说不出口的爱好),这种兴趣长期低人一等,位居鄙视链的底端(这种“自卑”心理在饭圈女孩被征召之后,一些女孩的微博也可以看出来,“我们饭圈女孩终于被正名了!”)。

这使得饭圈女孩在掌握“爱国”这一话语之后有种“翻身”的快感,她们终于可以义正辞严地惩罚那些曾经因为她们迷恋外国偶像而攻击他们的人。

举报成风的饭圈文化当然很可怕,但是NBA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去理解“饭圈爱国”的深层心理机制,那可能仅仅只是一种表面狂热,是长期被压抑的结果。

甲丁酉 boosted

估计饭圈女孩们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被压抑着,这种压抑是极权下的传导效应,用什么来打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形成了监督链。

在饭圈女孩中,因为珍惜自己的偶像,害怕“对家”借题攻击,而选择首先自肃“禁娱”,敦促偶像转发表态,一方面是维护偶像赖以生存的声誉,另一方面则是维护自己公开表达兴趣的权利,一旦偶像被人抓住什么,往后再也无法公开表达喜爱了,若实在止不住喜欢想表达,还得辩解,“虽然他很帅,但可惜他是个日本右翼/gd/td/反中,国家面前无偶像。”似乎这种“喜欢”是不正当的,感情是需要被克制的,不然自己也会成为他人攻击的对象。

《切尔诺贝利》中,在高层会议结束后,勒加索夫去问克格勃主管讨要霍缪克的关押信息,对方告诉他,每一个人都在监视别人,也都在被人监视,即使作为克格勃的主管也不例外。

这个体系里,“国家”并不是被热爱的对象,而是一口高压锅。

甲丁酉 boosted

我朋友之前在北歐交流,上性別研究課,和北歐同學討論女權。瑞典芬蘭荷蘭的同學根本無法想像她講的中國的性別歧視,連連驚呼「This is so unfair」,而對我朋友來說,這些都是她從小到大習以為常的情況。她和我說,真的,她們的女權和中國的女權完全不在一個世界,甚至會有一種「何不食肉糜」的感覺。

這些北歐國家是世界上男女最平等的地方,但他們也是世界上喊「女權」喊得最響的地方。就像香港是中國政府管轄下最自由的地方,也是要自由要民主抗爭最激烈的地方。其實想想並不矛盾,人家從小習以為常的,可能是其他地方的人奮鬥的理想,所以才會為其他人看來的一點蠅頭小事而憤憤不平,但你不能因為覺得「你受的苦跟我受的苦比起來根本算不了什麼」而覺得人家小題大作。

我覺得大陸很多人對香港人現在的運動都是這種心態,覺得香港人「已經夠好了」,要「見好就收」,別「得寸進尺」「蹬鼻子上臉」,五大訴求實現一兩個就可以了,現實一點。

真的,成長環境太不一樣了。

甲丁酉 boosted

见证自由死亡的过程 Show more

扛不住了……国内逼着表态就算了毕竟主要是在国内吃饭的,国外的为什么啊

甲丁酉 boosted
甲丁酉 boosted

这一天机场圈有件比较大的事:游鱼yoyu机场主因为小口角而曝光了一位用户注册时填写的个人信息,引发众人声讨。用户不举报机场,机场不公开用户隐私,这是机场行业默认的底线,但因为行业刚起步,又是灰产,不同机场在隐私保护上的表现并无法量化比较,只能提醒各位:嘴臭暴躁机场主家的服务谨慎使用,以及个人注册信息,当然应该填假的啦。

甲丁酉 boos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