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这里废leee,依然和微博一样,diss该diss的,喜欢依然喜欢的,音乐剧和舞台是最让我快乐的存在,以及陷入对另外一个人的迷恋无法自拔。

我还是追星…………………………!

废leee boosted

个人看法,现在更迫在眉睫的不是谁的连任谁的个人崇拜,而是执政者原子化(atomize)群众越来越成功、越来越渗透、越来越完善、越来越无处不在。此时互联网技术反而成了最难对付的敌人。
学习知识当然很重要,但在生活中,交朋友,拓展爱好,通过爱好、信念、娱乐来聚集民众是最好的方法。
我们有共同的认知、需求、甚至幽默感都可以成为对抗这种原子化的力量。文学、艺术、音乐更是最有力的工具。可我必须要说这在中国人之间尤其困难。我们这个社会是“控制”的天然沃土。在控制手段愈加强大的今天,我们离失去反抗的可能只有一步之遥——同时我们离失去自己也只有一步之遥。想要安全,就必须要老老实实做一个原子,不与他人交流聚集;但想要幸福和归属感,我们又必须去做这些事情。
他们正在做的这一切,是背离人性的。我们的这些需求,是人本能的需求,也是人社会生活的根本。

还是那句话,谨慎行事,相信自己,不要着急。

But both can be given up for freedom.

废leee boosted

初中时班上有一个同学,始终不愿意入团,被班主任叫去沟通过许多次,最后仍然没办法,随便交了篇入团申请书上去,不得已变成共青团员。
这真的是很无奈的事情,人人都得入团,老师觉得:入个团而已,你为什么非要死犟呢?同学觉得:入个团而已,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入呢?
中国人总爱说不谈政治只谈风月,但政治在这片土地上,在某些方面几乎深入到人人心里令人几乎意识不到这是政治,在某些方面却又讳莫如深,党=国家,若有人真的拎不清又怎能怪他们呢。

废leee boosted

@CrisTodd 绝大多数聋子长大就成了哑巴;完全不动的肢体,个把月就能失掉一半的肌力;斯坦福监狱实验只用4天就让所有“囚犯”彻底忘记反抗;墙内长大的孩子们试图理解为什么一些大人要在六一过后遮遮掩掩地点蜡纪念,可他们就算搭了梯子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关键词去检索……退化很容易,遗忘很容易。又怎能奢望长期身处黑暗的人们能突然回想起光明的样子。总得有人冒死剥开一点点黑暗提醒别人:看看,天本该是亮的。
写到这儿突然想起一句话:有之,请自嗣同始。

废leee boosted

转一下在渣浪两小时内被403转然后被屏蔽的,香港同胞为我们游行示威的新闻…………
说真的,道具做得很用心了…………特别是那张四人头,可以说是很厉害了………………
然后最后为非广东地区的朋友们翻译了一张有意思的评论骂战,对不起我翻不出来我们口语里面的搞笑口吻。
不过权力是可以拉谁下台那句说得真对,虽然这句话很多场合看到很多次了,但是还没看厌,每次看到还是想拍大腿吼一声“是啊”。这张评论图来自渣浪网友@ Omonenegi_VV

废leee boosted

@Eloisa_in_Tardis @Kurti @Bleuet_Bleu 政治现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完全被妖魔化了,没人敢提,没人敢表达意见。感觉这就是他们想要达到的效果。您看现在到了一个约束较少的平台,我们仍担心无处不在的老大哥,仍担心自己的信息会不会泄漏、会不会给自己惹来麻烦(我就是其中一员)恐怖的氛围越来越浓。我们被强迫自愿放弃了这个权利,只能说他们赢了

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要把性取向政治化????????

扯不下去了…………就是你们西方人政治玩意【。

但是我身为姬就是姬啊??!?!还瞎扯什么酷儿我也好累。。。。。。。。。。。。。。。。。

queer is a term to allow all possible existence of sexuality 【【【【

queer好难解释啊…………西方语境下的queer…………

废leee boosted

hail homoerotic 【政治不正确一下

民主如果和稳定是对立的,你们选择哪个?

废leee boosted

那我再说几句。

政治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喊几句某某人去死就能做到的。当然,这不是说不能喊,一泄心头之愤没什么不可以,只是对于实际情况作用有限。

假定你确实想做些什么,那么首先你要清楚,你想要什么?

你想要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你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学过雅典历史的都知道直接民主不可行,在我们揭竿而起之前是不是得想清楚我们到底要什么?我们要的是西方布尔乔亚的民主吗?不是的,我们看到了那不是长久之计。

那我们要的仅仅是某个人下台吗?也不是的,他下台了,下一位也未必比他更好。深深烙印在体制内的腐朽不是砍掉头颅就能解决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死了,体制还在,那么我们牺牲自己换来的只是无效的反抗。

为什么我们直到现在才觉醒?以前的中国就很好吗?这只是这一届的问题吗?如果你认为是,那么你也还并不清楚问题的症结所在。

你可能想说,我问了这么多问题,答案呢?
我没有答案,答案在你们心里。

废leee boosted

最后说一下被墙这个事情,我个人的感觉是不仅pawoo有被墙的风险,整个长毛象的都有被墙的风险(因为长毛象的理念和我党极其不和)。

但是无需担心,为什么呢?举个例子我们中文站某天被墙了,但是趴窝没有。那么访问pawoo的朋友依然可以看到中文站的所有内容完全不受影响。中文站的朋友到时候可以选择转移到其他实例或者使用薇屁嗯。

最坏的情况就是所有你喜欢用的实例都被墙了,那么很简单,你可以选择自己搭建一个实例,或者使用某个还没有被墙的实例。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实例没有被墙,你就可以访问整个fediverse。

所以各位小伙伴可以安心,长毛象或者趴窝都并不仅仅是“另一个微博”或者“微博替代品”。这是一种全新的社交方式,也是我个人很认同的未来社交发展的趋势。从设计上来讲,想要把长毛象全部封禁几乎是不可能的。有点像倒下这一个,还有千千万的感觉。

长毛象注重的不是品牌,不是某个实例自己,而是你,一个个最终的用户们。数据是你的,朋友圈是你的,言论自由是你的,你的一切都神圣不可侵犯,不需要受到任何个体或者实例的约束。

所以:欢迎来到fediverse,祝大家happy tooting!

Show thread

我曾经和一位朋友讨论过愤怒的必要性,因为很多时候愤怒是无能的,去年十一月底微博上声讨的三色,六月green,七月刘生去世

删的干干净净

唯一让我有点开心的是那个什么学院,微博帮助了这个学院的关闭

愤怒是不是有用的,失望是不是有用的,这些我们本能的反应,在这个流氓政权前面,都失去了应该有的意义。

我还记得去年下半年微博上发生了什么呢

这个政权没有脸自称自由民主公正

最大的笑话
民主,他们不配民主

废leee boosted

@halcyonccc 是。。。你说的对。我工作中和同事讨论相关问题,除了“这跟我关系不大”之外最多的看法就是“国人不具有决策的能力”。但民主选举从来不意味着单纯的公投解决一切,只是一种制衡。政党通过政府使用国家机器,民众的支持则是这些机器正常运作的根本原因、也是政党可以使用这些机器的原因,这样的系统才可能是平衡的。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