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墙这件事情最可怕的一点是,初建起来的时候还没什么,然而一年又一年过去,终于迎来了一代记事起就习惯了墙的新生代。
对于这些人来说,墙是无比的自然,墙里这些奇怪的事情在他们眼里也是顺理成章的。
再进一步,就出现了这种讴歌墙内奇葩政策、对墙外正常政策产生异议的人。
不知道说什么好。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